2-1 PO 的定位與角色


#1

2-1 PO 的定位與角色

我是 PO ,但 PO 不只有我

你不是只有一個人

開放政府聯絡團隊
PO 在台灣的開放政府政策中扮演關鍵角色的「開放政府聯絡團隊」當中的「開放政府聯絡人」,別的國家在類似的職位上,可能被稱作 Communication Officer 或是 Open Government Officer。也就是說,在開放政府政策中,開放政府聯絡人被授權掌管所有有關開放政府與公民參與的人事物。
這話一出,好像壓力來了問題也來了,但其實不用擔心,因為「開放政府」這個課題,正是以透明、參與、課責、涵融這四大原則來整理政府的思考模式 (open mindset)、行事方式 (open method)、與參與模式 (open participation)。而將「開放政府」當作課題的PDIS 團隊,本身也是以這樣的行事方式來建立「開放政府聯絡團隊」。因此,PO 就是各位,是「開放政府聯絡團隊」的一份子,也是形塑台灣開放政府初期走向的重要角色。

PO 的後盾:PDIS 團隊
PDIS ( Public Digital Innovation Space) ,也就是公共數位創新空間,支持協助著 PO 團隊的所有需求。在 PDIS 內的工作的文化 [7] 也是符合著「授權但不強迫」的文化,沒有任何 deadline ,不需要符合任何 KPI,而是每個人給自己建立目標,靠團隊的力量互相協作完成,這樣運作了幾個月下來,成果是好的。PDIS 之所以自我定位為一個 Space,是取「空間」不需要有四面牆去劃分內外的意象,也是希望能夠讓 PO 知道這是個開放的場域,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提出來。我們裡面有資深公務員,有工程師,有設計師,有工作坊主持人,也有政務官。PO 有任何想法只要提出,就有往前跨進一步的可能,PDIS 會提供權利上,技術上,流程上,經驗上等等的支援。

我們期待 PO 成為開放政府中那個關鍵的一群人,但是接不接受這個期待會是你的決定,也就是我們為什麼一直不斷地強調,「完全授權,但是不強迫」的原因。其實沒有人可以定義 PO,因為你就可以定義自己,成為 PO 是一趟旅程,也希望你跟我們一樣享受在其中。恭喜你,你是 PO ,在開放政府政策中,開放參與團隊的一份子,並由 PDIS 團隊支援協助各位的一切所需。
– PDIS <初心者手冊草稿>

PO 在各部會裡面的角色定位
PO 在各部會裡的角色,是那個做協調、處理跨部會、跨處室議題的人。這個抽象的定位是很明顯的,因為要做的事情大概分成兩種:

  1. 部會內,沒有任何單位正在做的事情
  2. 部會內超過兩個單位在做的事情,或是超過兩個部會要做的事情

也就是說,只要是零個或兩個以上單位的事情,就可以是 PO 的事情。但是每一個部會對於開放政府的正當程序需求是不一樣的。有一些好比蒙藏委員會需求是特別少,而且也特別沒有那麼多需要的三級機關,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像比較大的部會,好比像內政部和環保署要做環評,或者像衛福部,這些都是非常大的部會,三級機關都是其他別部會的那麼大,在這種情況之下非協調不可,不證自明。所以需要被授予的協調權限,應是正比於他的部會大小。因此每一位 PO 要找到他自己,或者是他們自己在那一個部會裡面,應該如何繼續組織起來、繼續協調的定位。

問:這一些 PO ,可能定位是種子?你覺得未來他對那一個部會有什麼樣可能的影響? 答:這個你要問 PO ,問我沒有意義。因為 32 個部會,每一個影響一定都不一樣。
問:剛剛你的形容是讓他們可以組織起來,意思是什麼?
答:好比有一些事需要討論的時候,或者是有一個東西,現在媒體跟國會議員還不知道會有很大的衝突,但是因為常業文官自己就是擬訂政策的人,自己知道未來會有很大衝突的時候,應該要勇於調度他們自己的綜規、資訊及新傳的資源,以及民間外部資源,以及其他相關部會,不管是上游或者是下游,簡單講就是「勇於求救」的這一件事。
而勇於求救、得到回應,這就是組織工作。在這樣的情況下,希望可以起到不遜於國會聯絡人或新聞聯絡人的先期警報功能。
問:讓公務員懂得求救,這個意識的建立比較難,還是接下來求救真的可以得到回應比較難?+

答:求救出去得到回應並不困難,因為我們建立的制度就是在做這一件事。
但是好比說,大家為什麼相信唐鳳是真的要來幫助大家,而不是在蒐集資料、準備秋後算帳?又好比說,開放協作真的是為了大家編輯完之後要對外公開,而不是懷疑我要把情報賣給 CIA?
— 劉致昕 (問) 與唐鳳 (答) <g0v news 採訪>

[7] 見 1-3 PDIS 小組 簡單來講就是一個協作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