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rs雜誌請教您關於世代問題

唐鳳您好,我是《Cheers》雜誌記者楊竣傑,首先恭喜您即將入閣。我們長期關注年輕人與職場議題,您在做的事情、代表的價值,其實就反映這個世代年輕人的部分想法。關於這個議題,有幾個問題請教您,請您賜教。

  1. 許多人認為您的入閣,是激勵台灣年輕世代,您自己會認為,入閣後可以讓年輕人與相關工作者看到希望嗎?
  2. 承上題,無論您的答案為是或否,是否可談談您的觀察。
  3. 您曾提到318之後的發展,未超出您的理解,也並無特別焦慮台灣的未來,但台灣許多年輕人確實面對如此焦慮,您如何以自身經驗鼓勵他們看待問題?
  4. 各界都在談世代問題,年輕人認為社會不正義,您認為這是問題嗎?您會試著解決嗎?
  5. 面對民意與社會變遷的快速變化,您身在政府機關,勢必會遇到節奏不如網路世界的問題,您如何快速因應,並將正確的潮流,傳達給政府,也傳達給外界。
  6. 您認為台灣的人才創新有何可改進之處?
  7. 雖然您很年輕,但也和許多「前輩」們共事,請教您如何與不同世代的對象溝通?
  8. 您如何定義25到35歲世代?
  9. 承上題,您看見他們有何主張?
  10. 承第9題,您如何促成?
    以上的問題,煩請您協助回答。透過您之前的回覆,得知您9月底才會返台赴任,屆時希望可專訪您,還請您撥冗與我們聊聊。我的信箱是:ccyang@cw.com.tw。非常謝謝您。
    (edited)
  1. 「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
  2. 從 Ada Lovelace、兩代 Babbage 開始,經過歷代黑客的百年追求,創作出的個人電腦、網際網路,與解嚴時期的開放思潮同時進入台灣。這些價值的持守與深化,需要數位原住民和新住民互相學習,無分長幼。
  3. 原本沒有路的地方,先民開出了路,但路不見得好走。若是我已經熟識的朋友個別詢問,我或許可以給出建議,但各人有各人的維度,我無法泛泛而論。
  4. 雖然「實現族群公平、弭平世代爭議」並非我的政務工作,但確實是我個人關心的事情。未來在凝聚共識的具體機制上,如果能有些許貢獻,我也很樂意提供建議。
  5. 我會先以較熟悉的「實虛整合式公民參與機制」出發,再視事務人員的實際需求,引入更合適的渠道與空間。
  6. 貴刊「人才創新論壇」已經提出了許多具體見解,我還在吸收、學習,目前沒有更進一步的想法。
  7. 閣員同事們都是學養兼備的師長,我會以過去一貫開放而坦誠的態度來溝通。以國教院課發會的經驗為例,在我引入逐字稿共筆機制時,首先主動協作的孫明霞校長,有50年的教育工作經驗,在我出生時(1981)就已經是高雄高工的資深教師。由此可見,年齡並不是障礙。
  8. 我認識人的方式,是從人心中的價值,而不是階級與角色。後者會隨時間改變,年齡更是如此,所以我無法從這個尺度回答,尚祈見諒。9. 同上。10. 同上。

非常謝謝您的細心回覆,祝您一切順心。

X~ 完全不同世界的人類@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