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est for Fukushima students

I don’t know 唐鳳先生’s official contact information.
Therefore, I sent the same letter to Twitter, Instagram, and Facebook.
I’m sorry.

您好,初次突然以訊息送信感到萬分抱歉.
我是個不懂中文的人只好拜託熟人幫忙翻譯並訊息傳送、
我是佐藤純子,目前在福島縣福島市從事支援東日本大地震受害者的工作、主要是以支持住在福島的母親,女性,孩子為對象.
福島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爆發輻射外洩的影響,至今仍讓許多人們感到不安,目前世界上沒有看過類似事件,因為是初次的事故初次的經驗沒有任何文獻與實例的記載、現在孩子們已經受到歧視的對待,監護人考慮到將來不讓孩子留下遺憾及影響到身心、從事發至今已經10年,當年的孩子都已經成年,已到就學,就職,及結婚的年齡,在這兒,福島出身的人身體受到輻射外洩的影響、在就業面試時受到歧視而不被採用、戀人的父母以將來出生下一代的基因會受到影響而反對結婚的事件層出不窮,我們將繼續遇到這些情況,我冷靜的看著這社會,認為不該讓我承受過的創傷再延續到下個世代,對於自己承受過的創傷,更不要有任何人再次受傷我們需要更自由豁達的心,為了如此,所以必須要學習增廣知識,接受與自己價值觀不同的各種事物,不受出生性別年齡等先入為主的影響是必須要具備的,學習不只是得到分數成績,更想讓你知道自己的世界是多麼遼闊、此外我從唐鳳先生的言語中得到了救贖,唐P鳳先生說「社會是由自己改變的」、「萬事萬物都有缺口、缺口就是光的入口」、知道在遇到困難時如何用豐富的想像力與知識去創造快樂的唐鳳先生,請一定要來和福島的學生們交流,我同樣也希望能得到許多的啟示,明年的三月即將屆滿震災10年,我希望能夠讓唐鳳先生與福島的學生們(從中學生到大學生)有交流的機會、我將募集接下來針對想給自己未來思考機會設定想要學習台灣事物的參加者,然後希望能與唐鳳先生做日常生活的對話、沒有唐鳳先生聯繫方法的我,對於未來我絕對想考慮一個能讓唐鳳先生與福島的年輕人們交流互動的地點,我知道唐鳳先生非常的忙碌,但誠摯的希望唐鳳先生能夠考慮這件事,給福島年輕人們一個希望一個機會.謝謝您.